更多精彩

风水竟然轮流转,人生前后不一样

2020-02-27 21:5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古月明 阅读:169

风水竟然轮流转,人生前后不一样,在古徽皖南,有一个美丽的小村庄,前对新安江,后靠王陵山,叫石陵村,在上古的时候,就是古徽三雕发源地,古建筑,石牌坊,皇帝陵墓,石料,木料,供货地,依山傍水,交通方便,历史悠久。要说“石陵村”;不得不说两个人,一个叫“石不高”,一个叫“王要高”,两个人是几代要好,同龄同岁,都是58年大跃进时候出生的,石不高两米零七,王要高一米三一,石不高父辈和祖辈都是给王要高的祖上开的石窑开石头做牌坊和石雕的,父亲爷爷都是有两米多个子,力大无穷不比薛仁贵,赛过薛仁贵一千多斤石狮随便扛起,帮助东家赚了不少钱。王要高祖上从也不亏待他们祖上,王要高祖上据说是旗人的后人,个头小、人精细,精打细算天生做生意做老板的命,硬是给能干活的雇佣工人好吃好喝,特别对石不高的上一辈人,兄弟一样对待,笼络人心,留着人才。所以石不高的祖辈在解放前日子还是过的温饱,天天干活,吃喝不愁。

感谢党的政策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了解放以后这样的局势变了,在社会主义领导下,没有地主没有雇主、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老板,大家都生产队里做工分,男的最高十分工,学会干活后最低九分工,女的同样,高的九分工,低的八分工,石不高父亲一担能挑一千斤,王要高父母两个人抬不了一百斤,同样干一天活,一个十分工,两个十七分工,当时生产队每个人口粮都是一个人五十斤,石不高父亲一年做到头最后还要王要高父母救济。所以两个孩子出生后,石不高的父亲给儿子取名叫石不高,也就是希望儿子个子不要高以后能吃的饱,不要像自己能吃这么多,日子怎么过,口粮一年借到头,年年生产队都是超支欠钱。而王要高父亲恰恰相反,五十斤口粮一个月吃不了一半,一家六口人没一个超过一米四的,一年口粮能余几千斤,年年生产队都进款,平时也大方对村里人不错,个头小全村对他家非常尊敬,因他有文化,选他做了会计,活轻松工分不少。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60到1962年)村里吃大锅饭吃食堂,一个人口粮只有三两三,石不高父母白天干晚上干最后由于太能吃,饭量太大,两个人都活活饿死,临死苦苦求以前老东家王要高父亲一定要带大自己的儿子石不高,给老石家留一个后,王要高父亲一家现在加王要高已经七口人,多一个孩子确实也能带大,一口答应。就这样两个人上学时候,有人欺负王要高,石不高一过来别人就害怕了,王要高也天天从家里带饭团说是自己要吃,偷偷给吃不饱的石不高吃,两个人感情幼小就不错,渐渐长大,石不高是白天采石头,晚上打石狮,做古建,一个人能干八个人的活,师傅们打心眼里特别喜欢,什么手艺技巧都传,还是没有办法吃饱硬是靠全村人,施舍你家一口他家一碗,穿的破破烂烂,欠一屁股帐。而王要高全家感谢毛主席感谢党成了全村的大款,算一算存折上几千快,口粮余了上万斤,确确实实是全县第一户的有钱的家庭,吃的好、人又胖,标标准准一个武大郎。

两个人十八岁都喜欢上了队长的女儿‘啊巧’。啊巧一米七七,女孩子个子够高了,她倒是喜欢人又帅又能干又会手艺的石不高,怎么看怎么舒服,以后谁敢欺负自己,日子过的踏实,虽然穷一点过的安心自己喜欢的人舒心。对王要高还不到自己胳肢窝,想想都恶心,自己一米七七配一个老公一米三一,出门别人怎么看,怎么走的出去‘笑话’。可在她父母眼里却反了过来,硬是说;那石不高欠一屁股债,再能干自己养他自己都养不了,而你个头不小又能吃,两个人以后不是像他父母一样活活饿死,一百斤口粮给他一个人吃那里够,坚决不同意想都不用想,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你怎么大了父母都是为你好,看看王要高,虽然个头是小了点,家里有钱有粮,最重要的是他全家个头都小,一个月口粮能余一百多斤,你吃的完不?房子又大又是新的,他们两个人怎么可以比,一个天上一个天下。一百个不愿意,为了两个弟弟和妹妹,一千元彩礼,三千斤大米嫁给了恶心的武大郎。

没有办法人生净是不如意,‘啊巧’对自己父母和王要高父母开了个附加条件给石不高一千斤大米,一千元钱,不然自己去死也不嫁,本来几家关系都可以,石不高个头太大能吃两家都高高兴兴接受这个条件。可结婚头天晚上,啊巧去了石不高要把女人第一次给石不高,苦心说,你说你以后都不会结婚,不会去害别人,不能像你父母一样吃不饱,两个人活活饿死,你就享受一回女人吧,一辈子以后孤家寡人的,我要结婚了以后不好往来了,不管以后我是谁的女人,心永远是你的。以后衣服要洗要补拿给我,我和他们家说好的,你要不愿意那我两个人一起死,你自己选?如果以后日子过好了,吃不愁了我一定让我小妹嫁给你!石不高;心里说不出高兴欢喜还是想哭比吃一只活老鼠还要难受,留着泪两个人做了一回夫妻。结婚当天一个欢欢喜喜西转笔挺做新郎,一个苦笑不得做伴郎,一个春风得意欢天喜地,一个愁闷不语碎落一地。帮忙把新娘背进房间,吃了八碗饭两斤酒哭都无语。

石板都有翻身日,天地总有轮流时,‘邓小平’上台了,农村天地到户了,改革春风吹绿了,农村分田分地了,“田”全村大家都要,山上的树木竹子大家都要,唯一没人要的是石窑,多少年没有人做古建筑采石了,开采石头又是力气活,又危险不赚钱,就这样一个村的古石场承包给‘石不高’一个人了,头一年打打石头卖给别人做房子,砌坝,第一年赚了不少钱,终于一个人能干八个人活高收入体现了,还清所有欠的钱,石不高有一万多存款了,全乡名副其实第一个万元户,到户了大家日子过好了,古建筑恢复了,石不高带了五十多个徒弟,北京的活海南的活都找上门了,大家看的就是他真正的古徽手艺,很多地方失传了。几年过后,开了古建公司,县城有车有房了。‘啊巧’和王要高已经离婚了,原因‘啊巧’的儿子根本不像王要高竟然和石不高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石不高跪着向‘啊巧’求婚,‘啊巧’对石不高说;做不了别人的主但我一定能做你的主,年后娶我大学毕业的妹妹。

后记;石不高很听话娶了‘阿巧’的妹妹,财务大权交给了‘阿巧’,按她的意思给王要高一大笔钱在县城开了小卖店,送了他一套房子。

兰渡随笔写于1998年8月26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